擁抱時代,勇於承事

在慶祝84000成立十週年之際,宗薩欽哲仁波切撰文開示,對於新時代,我們應當擁抱變化,運用科技承事佛法傳播。

宗薩欽哲仁波切於2017年主持全球連線「經典迴響」

佛陀曾經開示:任何關於大悲心(mahākaruṇā)、緣起(pratītyasamutpāda)以及空性(śūnyatā) 的經文、象徵、或教法等,無論以何種樣貌呈現,都極為珍貴。

僅只跟這種經文或教法結緣,即便未曾閱讀或思維其深意,而只是將它們放在寺院或家中,或穿戴著,或甚至只是將它們置於頭頂或對其繞行來表達敬意——所有這些所造的福德,都比禮敬千佛達百千億劫之久還要多。

然而,在古代要取得這種經文非常困難。我們只要回想毗盧遮那以及玄奘這兩位大譯師艱辛的印度之旅,就會了解到真理的尋求甚至可能會危及生命。而且從最實際的層面來說,從前的人們要花上多長的時間,才能將經文辛苦地抄寫在脆弱的貝葉上,更不用說傳遞這些貝葉的方式,也無可避免地只能提供給極少數幾位的幸運者使用而已。

當然,隨著每一次科技的進步,佛弟子都會利用這些新技術,如石刻、木刻印刷、書法抄寫、紙本印刷等,更為廣泛而有效地保存與分享佛陀的教法。事實上,佛教徒在運用科技上一直是開拓先鋒:例如,在敦煌石窟裡發現的九世紀《金剛經》漢譯本,至今仍是全世界最早的雕版印刷的例證。

身處這個時代的我們是何等的幸運,能夠即刻取得佛陀智慧的廣大經藏,還可以用過去完全不可能的方式來與他人分享。現在全世界,不論是在多遙遠、多偏僻的角落,都可以一指按鍵就取得佛陀的法語,這是多麼令人讚嘆的事!

是的,我們對於社交媒體的濫用,以及壞消息、假訊息、暴力及惡意流言的迅速傳播,是應該強烈地反對。但是為什麼我們不能聰明一點,使用相同的方法來反擊那些負面的趨勢,而且利用它來宣說佛法的真理,並創造出無數的利益呢?

難道我們不能想像一下,一個在地鐵上的青少年想要耍酷,但可能不好意思於從背包裡拿出一本過大的佛經出來,而是從他的智慧手機上閱讀關於空性與慈悲的內容?或者,想像你自己在毫無意義的派對上感到厭煩時,跑到廁所裡躲個幾分鐘,從手機上讀一小段經文?或者,用電腦上網瀏覽購物時,卻短暫地翻閱到一本經文….

佛陀曾說過,他的教法無論以任何形式呈現,都有其價值與力量。如果他說的是正確的,那麼即使以這種零散的、現代化的方式來接觸佛法的真理,沒有人能否定它仍具有無比的福德與智慧!

當然,基於個人的、藝術的以及虔誠的理由,我們也許還是會以優美的字體抄寫一部經文,也會珍視擺放在佛案上或書架上的紙本經文。但是,我們也有十足的理由,要勇敢並聰明地利用現代科技所提供的所有機會,為我們取得充分的優勢。

事實上,當我們了解到現在可以這麼廣泛而有效地保存與傳播佛法,讓更多人可以更快速、更容易、更便利地接觸到佛陀教言,這在人類史上是前所未有的,我們應該以極大的歡喜心與熱忱,來擁抱這些新的可能。

宗薩欽哲仁波切於2020年3月撰寫

中文翻譯:姚仁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