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美多傑(Gyurme Dorje)1950-2020

84000 編輯部聯合主任約翰•康提與譯者久美多傑一同參與2009年印度比爾的「佛語翻譯研討會」時合影

我們最權威和高產量的譯者之一,久美多傑博士,二月期間在蘇格蘭鄧迪市的醫院逝世。雖然我們沉痛地發布這則訃告,但是他作為譯者和學者的人生、品格與成就將永垂青史。久美多傑博士曾出席2009年在印度比爾舉行的「佛語之譯會議」,並積極參與工作項目的籌劃。此外,他以蓮花源翻譯小組(Padmakara Translation Group)成員的身分,為84000翻譯了兩部重要的《般若經》:2018年出版的《般若一萬頌》(Toh 11),以及尚未出版的《般若二萬五千頌》(Toh 9)。僅這兩部巨著就占了《甘珠爾》大藏經中多達四卷半的篇幅,而且其中的用詞極為艱深。久美多傑博士運用他對佛教現象學、心理學和哲學方面的深厚學養來完成譯著。在過去的六年中,他又耗費大量精力翻譯《般若二萬五千頌》,直到去世前幾週才完成,目前正由蓮花源翻譯小組進行編輯,我們期待能在一年內發布。

以下是84000編輯部聯合主任約翰•康提(John Canti)緬懷久美多傑的文章:

儘管他的名字是久美多杰,但他其實是蘇格蘭人。他出生於愛丁堡,本名凱思•麥克萊倫(Keith McClellan),成為佛教修行人之後才正式改名。他曾在愛丁堡大學攻讀梵文,1971年取得碩士學位後,離開蘇格蘭前往印度和尼泊爾旅行,幾乎在那裡度過整個1970年代。他是夏扎仁波切、敦珠仁波切、甘珠爾仁波切和頂果欽哲仁波切早期的西方弟子之一。

我第一次見到他是在1973到1974年的冬天,在甘珠爾仁波切位於大吉嶺的寺院裡。我們都住在寺院外的附屬建築,久美的房間在我樓下,他在那裡閉關修持前行。那些日子他過著幾乎沒有收入的生活。 1970年代後期,我常去他的住處探望,他住過加德滿都在博達納大塔附近的一些小公寓,生活極為簡樸。1971年,敦珠仁波切請他翻譯自己的巨著《寧瑪派教史》。那些年久美一直忙於這項重要的工作,為此做一切必要的學習和研究,但這部譯作直到很久以後才得以完成。 1980年敦珠仁波切請他翻譯自己的另一本著作《根本教義》,使這個計畫延續了更久。

1980年代,久美回到英國,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攻讀藏文,並於1987年取得博士學位。他的博士論文包含《秘密藏續》的校訂版,含註釋的譯本,以及龍欽巴所造的一部重要且詳盡的釋論,至今仍是關於寧瑪派密續的權威參考文獻。在此期間,久美與馬修•凱普斯坦(Matthew Kapstein)合作,完成了敦珠仁波切囑託的翻譯計畫,將兩部譯文連同大量的研究資料,合併出版為兩卷本《藏傳佛教寧瑪派:基礎與歷史》(波士頓:智慧出版社,1991年)。那幾年,久美還完成了《西藏度亡經》的翻譯,但這本書直到2005年才最終編輯定案出版(倫敦:企鵝出版集團)。

1990年代,久美作為倫敦大學亞非學院的研究員,曾和土登尼瑪仁波切(Alak Zenkar Rinpoche)一起工作了四年的時間,從事翻譯《藏漢大辭典》詞條的浩大工程,並且在此基礎上加以擴充,新編成三冊合集的《藏英百科大詞典》。遺憾的是,只有第一冊在2001年發行,直到二十年後的今天,其他的部分仍未出版。

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期間和之後,他往返於英國、尼泊爾、和中國漢藏地帶,後來定居成都,而且每年有一部分的時間在西藏擔任旅行團的導遊。自1985年起,他曾帶領超過40個探險隊與文化旅行團前往衛藏、康區、安多與嘉絨等地,並在1989年創辦了旅行社TransHimalaya。他成了西藏聖地的主要權威,他在足跡系列叢書為旅行者撰寫的《足跡西藏》於1996年初版發行,爾後四次再版,其內容之詳盡和淵博令人驚嘆,堪稱同類著作之最。久美還撰寫了《足跡不丹》旅行指南,2004年初版發行,目前是第二版。

與此同時,久美仍持續翻譯藏文經典,並撰寫關於西藏文化、藝術、醫藥,當然還有佛教思想和修持等廣大主題的書籍和文章。

近年來,在為84000和蓮花源翻譯《般若經》之餘,久美也為參札基金會(Tsadra Foundation) 翻譯了一些特別有分量、令人印象深刻的著作。其中我最喜愛的一本參考書是他從蔣貢康楚的《所知藏》系列第六冊譯出的《印藏傳統學術和佛教現象學》(雪獅出版社,2012年)。更新近出版的譯作是兩卷同樣厚重的秋英朵登多傑所彙編的《寧瑪經續傳承全集》(雪獅出版社,2016年)。

以下是他已出版的著作列表,其人學問之淵博可見一斑。他能在短短幾十年中做出如此多的成果,真是不可思議。

《般若一萬頌》
《寧瑪經續傳承全集》第13冊
《寧瑪經續傳承全集》第15-17冊,《瑪哈瑜伽的心要密續》
《“藥師佛”住於平衡身:西藏醫學藝術》
《印藏傳統學術和佛教現象學:所知藏第六冊,第一、第二部分》
《大昭寺——西藏最神聖的佛寺》
《西藏度亡經》
《全球氣候危機的佛教對策》
《西藏元素占卜圖冊》
《足跡不丹旅行指南》
《足跡西藏旅行指南》
《藏醫學圖冊》
敦珠仁波切著《藏傳佛教寧瑪派:基礎與歷史》
《秘密藏續》及十四世紀釋論《十方除暗》

在他臨終患病之前的幾個月裡,他正在兩個項目上工作,一是蔣貢康楚的《竅訣藏》中有關覺囊派的一卷(參札基金會計畫),二是康薩滇貝旺秋對龍欽巴《法界藏》所作的詳細釋論(蓮花源翻譯小組計畫)。這兩項工作正在由他的同事們接手完成。

久美之所以能夠專注於著述和翻譯,很大程度上要歸功於他的妻子曉虹,給予他極大的支持和協助。她照顧久美和兩個女兒貝瑪和聽列,以及久美前一段婚姻的兒子鄔金。

久美不僅是高產的學者、作家和譯者,也是一個格外善良、禮貌和體貼的人。他是很多人的摯友,也是一位富有經驗的佛教修行人。臉書上有眾多向他致敬的文章,其中查爾斯•哈斯廷(Charles Hastings)這樣寫道:

「他既不可思議地博學,同時又異乎尋常地謙虛和善良。他對工作的熱誠令人驚歎。對他而言,翻譯這些殊勝的經典是有無限的歡喜。在他最後的日子裡,我有幸在醫院裡陪伴他及其家人幾天。他對於自己的狀況非常地平靜,唯獨擔心他的家人,以及尚未完成的那些珍貴典籍的翻譯!」

朱思•麥克雷諾(Juice McReynolds)發表的這段文字,也讓我深受感動:

「我記得2004年夏天在玉樹的一個旅館的餐廳裡偶遇久美多傑。他正帶著一個團,那幾位客人和幾個藏人同坐一桌,大家都很開心和放鬆。我跟他們一起聊天,說到自己過著一種雙重生活:雖然住在山上,卻又不得不下山來到像玉樹這樣的城市。他問我是否能夠做到將座上的了悟融入到所有座下的時間,他說那就是怙主敦珠仁波切教授給他的。」

在他最後的日子裡,久美接受了甘珠爾仁波切的兒子們——吉美欽哲仁波切和貝瑪旺嘉仁波切——的探視和指導。最後在二月五日早晨,他在醫院裡平靜地逝去,那一天正是甘珠爾仁波切的圓寂紀念日。我們會悲傷地思念他,深情地緬懷和感激他,而他的著述和譯文將會持續地鼓舞我們。

護持【八萬四千•佛典傳譯】

我們在108位創始贊助人和數千位捐助者的幫助下,持續資助佛典的翻譯。共七萬頁的《甘珠爾》經文,仍需要您的發心贊助,請加入我們的行列。

《甘珠爾》總頁數70000
已翻譯頁數19054
翻譯中頁數15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