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贊助人陳霞琳訪談

陳霞琳女士是【八萬四千•佛典傳譯】的經典贊助人之一,她以先夫名義贊助了一部長篇經典《菩薩藏經》。84000請陳女士分享她學佛的因緣以及她為何如此支持佛典英譯的計劃。

Lynda Chang_4

問:可否與我們分享您學佛的因緣?

陳霞琳女士:我自小就是基督徒。因為從小就常生病,覺得世間很苦,所以會比其他人有更多的時間機緣去考慮生死的問題。那時候我病的快要死了,母親帶著我去各個寺廟求神拜佛,可我看到佛教講有關十八層地獄的一些有關因果的事情,就覺得害怕不願意相信;後來別人告訴我媽媽說,你們去拜耶穌吧,他也是可以信的、也醫了很多人的病。那時我媽媽就因為這樣的緣故有信心,於是我就去信了基督教。

我對宗教有特別的天賦、有很強的信心,而且非常地守戒律。年幼時就積極熱情的參與宗教活動,認為宗教信仰是人生最重要的事。後來拿了浸信教會的獎學金到美國德州讀書,在那裡遇到我先生,牧師讓我傳教給他,雖然先是不情願後來也只好答應,我先生也因此受洗信了基督教。

然而因緣的變換是不可思議的,我後來轉信佛教卻是因為他的關係,當時他生重病心臟痛但是找不出原因,西醫看不好接著找中醫幾乎要病危了,後來經貴人指點去找佛教的法師宣化上人求救,雖然身為基督徒,但為了救先生的命,只好陪同先生去求法師。宣化上人在第一次見面時,就送了一句話給我,他說「他非即我非,同體憫大悲。」由此開啟了我的佛教學習。

開始的十幾年間是跟一位女居士學習顯教的經典,雖然也蠻用功的可是常常挨罵。這也讓我有些困惑,後來去了五臺山,山上的師父說,「你們女眾學經典非常情緒化,你們不是用經典來看問題,你們是用自己的情緒在看問題」,就是說,哦!我覺得這個人家庭很圓滿,所以我要跟他學習;他做事什麼的都能面面俱到,很多人都相信他;我的同學都在這裡面,所以我也相信他…,但是,我們不去看經典裡面怎麼談這個問題,我們沒有智慧。我們看經是經,我是我,我和經典之間的關係就是,我誦經典,但是經典是經典,我是我。這給我很大的啟示,於是
我就開始審視查找自己的缺點, 開始看自己的發心。

與宗薩欽哲仁波切認識的因緣,是由修建頂果欽哲仁波切在五臺山的舍利塔的關係才開始的。那一年仁波切親自帶領著兩三百人去五臺山朝聖,在冷冽的風雨中朝五台是非常艱辛危險的;特別是其中有年老體弱的人需要照顧。親身參與這整個旅程讓我對宗薩欽哲仁波切有了比較清楚的瞭解,對他心悅誠服。從此之後,就改變了對他表面的看法。他在私底下時,是非常嚴肅的一個人,而且他一直在很放鬆的狀態。他很嚴肅,對法很堅持,對法的尊重和堅持。

問:您為何會來贊助84000呢?

在一開始時,我錯過了創始贊助人的機會。因為我先生過世,才有另一個契機去捐一整部經典。算是我的福報大吧!我個人比較喜歡和般若相關的經典,所以選了一部符合我心願的經典贊助。

我們所有能參與的人,都真的是非常幸福的。想想看,這一代人做不完沒有關係,因為在過去譯經也是需要這麼多的時間。可是你要知道,過去只有皇帝,或者是帝王之家的人才能做的事情,或者是出家人才能做的事情,可是現在像我這樣的升斗小民都能夠參與,拍拍自己的肩膀,我真是太幸運了。我覺得可能會因為這個功德,在我死後可能會燒出舍利子。你知道嗎?譯經的功德真得很大。我們只是因為這樣的影響,又只是出一點點資金,來成就這件事情的人,真是很幸運。

問:有些人認為佛經翻譯成英文而不是中文,華人無法從中受益,您怎麼看?

我覺得應該要有慈悲心,不應該分華人,或其他人的。因為佛教在中國有很悠久的歷史,應該是漢人的福報很大,因為這個福報很大,我們應該要以此為根基,再向外傳。否則的話,其他的人種更沒有智慧去理解佛教,就會誤會佛教只是東方的宗教,而有局限性。所以我認為說,佛法本就是談慈悲心、菩提心、然後談結緣。

我們現在看的經典,都是過去的人翻譯的。鳩摩羅什等…… 他們其實都不是漢人,應該這麼講:他們為什麼不把經典翻譯成自己的文字,而是翻譯成當時一個最大國家的文字?如果不是這樣,佛法怎麼可能留到今天,怎麼可能傳播?所以我們現在也在做這樣的事情。我們說東方不亮西方亮,它總是留著,在這個娑婆世界裡面的一個角落上留著很完整的道法。我覺得應該這樣看這個問題。

唐朝的人若不去做,我們現在也沒有辦法看到這麼多中文的經典。是當時就做好了,中國的佛經翻譯非常厲害,當時幾乎是每一個大的經都有七、八個、十幾個翻譯版本,而且從十幾個版本裡面再找出來一個兩個三個我們喜歡的版本,就像《華嚴經》,它有八十華嚴,四十華嚴,幾十華嚴這樣的,我們非常幸運。可當時的人若不做努力,我們現在也不可能享用。我們現在就在做唐朝人做的事。

我們佛教徒都相信我們並非只轉世一次。未來世,我也不見得就能看得懂中文的佛經。像現在的人,要去讀中文佛經都不容易,何況是未來世。如果沒有一個很好的英文經典當做輔助的話,你是會很累的。

很多人讀不懂《廣論》,到最後怎麼讀懂的?是讀英文版啦!我們讀《廣論》時是中英文版對照著讀的,中文的看不懂啊!我們的英文版《Words of My Perfect Teacher》翻得非常漂亮,然後《普賢上師言教》翻得很好。可是,我以前在讀《廣論》時,因為當時法尊法師在譯這個《菩提道次第廣論》時,是用藏文的語法翻出來,所以前後文是倒過來的,倒裝句,是在形容什麼你看不出來。因為中國人的習慣是形容後面,後面的再形容前面,對吧。但是就看不出來,整個藏文是倒過來的。所以那個非常難懂,所以我們最後再用英文版來確認。所以英文版的重要性在這裡。當你看中文版有問題的時候,英文版是一個很好入門的地方,還好過白話文,準確度更高。

Lynda Chang_5

陳霞琳女士簡介

陳霞琳女士,文化藝術工作者,先是在2002年至北京順義國際學校工作,之後再轉入北京德威英國國際學校擔任中學中文部主任。自2011年開始創立自己的藝術工作室,以茶、畫、飾、禮為其工作室主題。

Start Slide Show with PicLens Lite PicLen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物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