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即「宇宙之眼」

尊貴的祖古耶喜嘉措仁波切目前駐錫於美國西雅圖,他是位大圓滿的上師,也是大圓滿上師嘉察托鐸仁波切的轉世,曾指導過84000《佛說大乘莊嚴寶王經》的翻譯工作。仁波切非常慈悲地分享他對84000翻譯工作的想法,也談到了此經主要的翻譯者—— 彼得亞倫羅伯特。

在整個訪談過程中,仁波切很積極地討論到召集具有佛學知識的翻譯小組,以及確保在字義上和整體上精確翻譯的重要性。最後仁波切還解釋藏文翻譯者為什麼被稱作是「宇宙之眼」,同時也祈願翻譯工作能夠在充滿法喜和審慎的情況下順利進行。

5

84000: 請問仁波切的背景是什麼?您是在什麼情況下開始從事翻譯工作的?

祖古耶喜嘉措仁波切: 藏語是我的母語,我在西藏、尼泊爾,和印度的時候並不太會中文。到了美國之後,前兩年我並未上學。我在薩迦寺裡工作、禪修、書寫和背誦咒語。兩年之後我進入了北西雅圖社區大學就讀,在將近兩年的學習過程中,我接受了正規的英語教育。之後我繼續接受薩迦同修所提供的一對一英語教學,他們給了我很大的幫助。

我在北西雅圖社區大學就讀的時候,老師給我指定的作業中有許多美麗的故事,是些關於世界上偉人的故事。像是美國原住民的歷史,薩帕印加人的故事。這些北美和南美原住民的歷史故事讓我大開眼界。當我一邊查字典一邊閱讀這些故事時,我發現故事是多麼地有趣而且美麗。因為我有足夠的藏文寫作能力,我開始把這些故事翻譯成藏文。

我在十幾歲的時候就已經寫了上千首詩歌和上百篇的短篇故事,我還出版了十四本書,因此我有藏文寫作的教育和背景。我把在社區大學課程中讀到的短篇故事翻譯成藏文。但是我不會從藏文翻譯成英文。在開始從事84000翻譯工作之前,我從未有過由藏文翻譯成英文的背景。

84000: 您是否能夠分享一下您協助翻譯84000《佛說大乘莊嚴寶王經》的一些背景?

祖古耶喜嘉措仁波切: 我已經不記得是在哪一年遇到彼得亞倫了。我們見面後討論了84000,同意一起參與這個84000的計劃。我告訴彼得我沒有接受過由藏文翻譯成英文的教育,不過我應該對藏文經典有充分的理解,可以和他一起從事這個計劃。

我們討論之後訂定了一個計劃。彼得會先翻譯經文,接著把藏文和英文的翻譯一起給我看。我會以藏文先讀誦,然後請一位美國學生以英文一個句子一個句子、一個段落一個段落地逐一讀誦經文。接下來我會檢查是否遺漏任何字句,或是在句子中有任何的誤解。我會確認每個經句是否有意義。很幸運有彼得亞倫,他真是了不起,那麼有學者風範,真的是一位非常好的翻譯者。對我而言這就是佛菩薩的加持。彼得精通很多語言,包括藏文、梵文和英文。如果把我們這個計劃比喻成一個很大件的行李,那麼彼得亞倫已經承擔了最重的部分,大概有百分之七十五,而我只是扛起剩下的百分之二十五。

84000: 請問是否有任何特別有趣的章節或是翻譯起來特別有挑戰性的地方?

祖古耶喜嘉措仁波切: 在經文中,如果有人供養佛陀和他的弟子食物或是東西,在當時的印度這些食物或東西都可以找得到。但是經典傳到了西藏,很多東西的名字是藏人無法了解的,因此西藏的翻譯者就試著給這些東西新的名字。所以我必須詢問印度和西藏的村民這些是什麼東西,像是某些珠寶的名稱。這個是特別有挑戰性的地方,因為必須在印度和西藏兩種不同的文化之間不停地斟酌。另外,還有些問題在於一些是已經有幾百年沒有用過的字眼。

84000: 請問仁波切您在翻譯經典時所扮演的是什麼角色?

祖古耶喜嘉措仁波切: 我之前提到由於彼得亞倫具備的佛學知識和他所受過的教育,他在這個項目中承擔了相當大的責任。當我閱讀經文的時候,我會逐字地檢查看看我是否同意這樣的翻譯。再來我會跳脫逐字的翻譯,確認整個翻譯是否完整無缺。在藏文中我們說 tsig(字)gyur(譯)或是 don(意)gyur(譯)。因此這完全視段落來決定,而且必須在兩種翻譯中取得平衡。

我依循的規則是我不希望遺漏任何字句或是任何的意思。每個句子的意思必須完整呈現,不能遺失任何經句。這個是很重要的。佛教徒相信業力,因此首先必須要有最好的翻譯。其次,任何佛陀所說的字句都不能缺少。如果一個字句或是一個段落缺漏,那是相當不好的業。這不像我在學校中所寫的翻譯,這是最偉大的老師 – 佛陀的教法,是用來利益眾生的。所以,我們不能遺落任何的句子。即使你翻譯的不夠完善也沒有關係,後世的學者仍可以再重新翻譯加以改善。這就是我的目標。

84000: 請問還有誰參與翻譯工作?你們又是怎麼合作的?

祖古耶喜嘉措仁波切: 我們之前提到的幾個說英文的弟子一起幫著我。他們以英文慢慢地讀誦經文,如果碰到我不懂的字,我就會要求他們先停下來,然後討論這個字的意思。我會在括弧中先寫下我自己的字彙還有註解,然後讓彼得亞倫進一步想想要如何盡可能地讓人們了解其中的意思。這個不只是翻譯,這是非常浩瀚的研究。研究的主題是禪修,禪修佛陀的教法。這些經典可以帶你穿越到2500年以前。它們不只是帶你回到印度,有時候也可能到達某些淨土。想到這些,有時候我和我的助手們會因此而感動落淚。

Tulku Yeshi_Hawaii 1

84000: 請問您對其他想要參與翻譯佛陀教法的志願者有什麼建議呢?

祖古耶喜嘉措仁波切: 如果他們同時會藏文和英文,那是最好不過了。如果還沒有這樣的語文能力,你至少要具備以其中一種語文來書寫的能力。你必須了解每一句經文的意思。如果你無法確定要如何翻譯某個字句,你必須先停下來,請求別人的幫助直到你找到真正的答案。

不了解的地方你可以先做記號,然後繼續下去。不過,你必須盡快地解決你完全不了解的地方,這是很重要的。再來,你必須尊重經典,要記得佛陀和他的教法的重要性。當你在碰觸這些經典的時候要先行淨手。當你翻頁的時候,要確定自己不會用口水沾濕手指頭來翻經書。如果你必須這麼做,請用一個小杯子裝著淨水,然後沾濕你的手指方便翻頁。

另外,放置經書的地方也要特別注意,千萬不要放在地上,也不要用腳越過經書。這樣的動作比你跨過佛陀的頭頂還要糟糕。佛陀的身體就是一個身體,然而經典裡面卻有著成千上萬的佛陀。佛陀曾經說過,他在未來會以文字示現於世。你必須尊重經文中的每個字,就像是佛陀的示現。因此,請尊重佛陀傳下來神聖的經典。

84000: 對於那些想要學習經典的人,您有什麼建議呢?

祖古耶喜嘉措仁波切: 首先我要再次強調的就是尊重經典。對待經典和普通的書報雜誌是完全不同的態度。其次,想想經典中每個句子二十四小時不停地利益著眾生。即使是一個句子也不止一個意思,而是有數百種含義。當你閱讀經典時,你所領悟的和其他人所意會的不同。天龍八部各類眾生也都會以各自獨特的方式受益。

翻譯的品質是最重要的。如果翻譯者受過適當的教育而且經驗豐富,那麼這個譯者就能夠翻譯得很清楚,經文也會很容易讓人了解。有時候即使是一個很好的翻譯者也會翻譯出令人不易理解的句子;而另一個譯者雖然所受的教育不是很高深,翻譯出來的東西卻反而簡單易懂。你應該了解翻譯的品質和學識經驗不見得相等,所以要隨時用心閱讀經典,而且要盡全力由經典中獲得最深刻的理解。

佛陀依據眾生不同根器給予相應的教法。有些不同的教法和派別是無法混為一談的。你應該要了解那一部經典是給什麼根器和什麼派別的人。所以,你要依著一個專門受過某部經典教育的人來學習經典,不論這個人是美國人、歐洲人、西藏人還是中國人,他們一定要了解經典真正的意思。這是相當重要的。其次,佛陀以兩種不同的方法來傳遞他的教法:你可以直接接受佛陀教法所包含的意義,或是以非直接的方式來找出教法本身的意思。這兩種不同的方法千萬不要混在一起了。

根據我的經驗,當你在研究經典的時候,試著由簡單的著手,然後進到比較複雜的、包含哲學思想的經典。從那些簡單、美麗、迷人的故事開始,這樣你才不會失去學習的興趣。不論經典是由西藏、印度還是中國而來,當我們把他們擺在一起時,你會發現因為不同的譯師和多個世紀以來文化上的變異,這些經典充滿了多樣性。上師們拿到經典的時候,某幾頁可能已經遺失,也可能因為氣候的關係而破損了。另外,也可能是譯師為了能夠讓他所使用的語言讀起來有意義,他不得不改變某些用字。因此,當你在研究經典的時候要擁有開闊的心胸。經典中有著許許多多的方法和利益。

84000: 請問您對84000和它的使命還有什麼想法嗎?

祖古耶喜嘉措仁波切: 這是個令人讚歎的計劃。我個人對宗薩欽哲仁波切、他的學生和護持者總是充滿了感激。此外,其中一個重點就是要持續地讓譯者們感到歡喜。這就是關鍵。如果這個計劃是身體,那麼譯者們就是身上的眼睛。

數千年前的西藏就已經把譯師稱之為 jigten(宇宙)mik(眼睛),也就是「宇宙之眼」的意思。翻譯者就是眼睛。其次,在藏傳佛教文化裡面,當我們說信守我們的誓言,我們會說「守護眼目」。所以翻譯者是整個計劃的眼睛,要好好照料他們,讓他們身心保持健康。

我想大部分的翻譯者應該都是西方人、美國人或是歐洲人。無論他們所受的教育是否完整,每個翻譯者應該有一位了解經典真實意義的西藏學者或是藏人來協助他。他們應該要協力翻譯每一部經典。如果西藏學者能夠書寫、閱讀和說英文,那是最好的了。

並非每個人都需要助手來幫忙翻譯。像彼得亞倫或是艾瑞克.貝瑪.昆桑,他們都受過良好的佛教教育,也許就不需要助手。不過,許多其他的譯者們就需要受過經典訓練的藏人來協助他們。

當然, 一般上人們開始著手這個計劃時,總是希望能夠盡快完成工作。然而,重要的是翻譯的品質。所以要擁有充足的時間,而且要把翻譯的品質放在心上。對於翻譯者,如果碰到挑戰或是障礙,一定要堅持下去。要記得這個翻譯工作不只是利益幾千個眾生而已,它能夠利益無量無邊的眾生。

84000計劃於啟動的那一刻便已得到無數佛菩薩的加持,而這個令人讚歎的工作也將持續獲得殊勝的加持。因此,組織者、護持者和翻譯者都應該感到非常歡喜。請記住,佛陀在過去無數劫裡不斷地精進修行佛陀在過去無數劫裡不斷地精進修行,然後累積了兩種功德。所以,你的翻譯工作是在三大阿僧祇劫裡累積功德的一部份。我祈願宗薩欽哲仁波切、組織者、翻譯者、護持者吉祥長壽,而且持續進行翻譯工作直到最後成功。

Tulku Yeshi_Seattle

個人簡介
(節錄自http://www.sakya.org/aboutus/lamas.html)
祖古耶喜嘉措仁波切是位大圓滿上師,也是大圓滿上師嘉察托鐸仁波切的轉世,由依怙主楚西仁波切所認證。他從藏傳佛教五大教派超過40位上師處得到教法,包括寧瑪、噶舉、薩迦、格魯和希解 (或稱為施身法)等教派。耶喜祖古著作了十五本關於藏傳佛教和文化的書籍,他還寫小說,以及關於心靈訓練和如何享受生活的詩歌。

仁波切目前住在薩迦寺,並且在西雅圖和全美國從事教法工作。他全心服侍尊貴的達欽仁波切, 薩迦寺以及彭措頗章。

Start Slide Show with PicLens Lite PicLen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物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