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迴響後之感言

  
藍毗尼經典迴響之後,我們採訪了一些參加者,請他們分享對於經典迴響活動的感言。

訪問法王子無著金剛仁波切

Asanga Rinpoche thumbnail for Chinese post

您對經典誦讀有何想法?

我非常高興今天早上大家都能讀誦《大遊戲經》。我認為自己非常幸運能夠來到薩迦祈願大法會,能夠在這裡——在釋迦摩尼佛的誕生地來讀誦《大遊戲經》。今天早上既令人感動,又非同尋常。我感受頗深,卻又無言以表,但我非常感恩諸位使我成為其中一員。

我也很高興看到84000計劃的翻譯團隊來翻譯佛陀的八萬四千法。這其實是非常艱難的一步。實際上,大多數人都認為這是不可能實現的一個計劃。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勇敢地承擔起了這個偉大計劃,我必全心全力支持他,同時也對他心存感激。八萬四千法涵蓋了佛陀所有的教導,並且也是眾生所需要的教法。無論我們現在或以後修習佛法,只要我們想要真正地幸福安寧,就一定要修習佛法。而這八萬四千法教是釋迦牟尼佛所教導的。佛法無窮無盡。說它無窮無盡,是因為眾生無窮無盡。對於每個眾生來說,佛陀依其各自業力給予了不同的教導。正因如此,佛陀的法教無窮無盡。

您能否再多談談佛陀的八萬四千法?

據說,八萬四千法是佛陀的侍者阿難陀所記下的所有佛陀的教導。人們說,他的記憶力不可思議,佛陀給與僧眾的教導,他幾乎全都記得。因此,這個八萬四千法據說正是阿難陀所記得的教言。隨後,要感謝蓮花生大士和毘盧遮那譯師,將其譯成了藏文。現在,我非常高興宗薩欽哲仁波切已經開始了這項偉大的計劃。

宗薩欽哲仁波切是我們偉大的導師,是當今佛教的大師。他的前世是蔣揚欽哲確吉羅卓,據說是西藏的活佛,圓寂于1959年。同時,他也是文殊菩薩,是佛陀的化身。當今尚存的許多大師皆是他的弟子。而蔣揚欽哲確吉羅卓的前世正是蔣陽欽哲旺波,他是第一世,也就是文殊本身。由於他的大悲心,他收集所有幾乎失傳的法教,透過金剛總持以及諸多過往高僧的淨相領受了許眾多法脈並且恢復其傳承。因此,我們對蔣陽欽哲旺波、蔣揚欽哲確吉羅卓和宗薩欽哲仁波切非常感激。而現在,宗薩欽哲仁波切又在此時,在我們需要佛法的當兒,利益一切眾生。我萬分欣賞他為西方人開啟佛法與教法的方式。現在佛陀的八萬四千法要被翻譯,我希望,也確定這會促使許多人修習佛法。我希望他們會因此獲得真正的快樂。

 
 

訪問塔澤堪仁波切


84000 視頻: Youtube | Vimeo

今天,在此薩迦祈願大法會期間,在依怙主薩迦法王的主持以及84000的安排下,我們讀誦了《大遊戲經》。我在讀誦的過程中,感到十分幸運與歡喜。因為,這是和依怙主薩迦法王、諸法王子、諸位大德、諸多僧侶們一起誦經的善妙機緣,我從心底深處感到非常歡喜。

這主要是在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的領導下而進行的事業。我曾經請問過欽哲仁波切:「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偉大事業。我能幫點什麼呢?我一定照辦。」仁波切回答說:「你不需要特別去做些什麼,你只要支持他們就可以了。」

無論如何,我對於仁波切的事業,從心底真誠地隨喜!就如薩迦法王今天所說的……你們一定有錄音。我沒有什麼要補充的。我只能說的是,我為此感到非常欣喜,也深感有幸。

 
 

訪問經典迴響的參加者


84000 視頻: Youtube | Vimeo

您對經典迴響怎麼看?

來自烏克蘭的 Oksana Matviichuk:

在我們開始經典迴響活動之前,尊貴的法王先給予了開示。他說在這裡迴蕩著誦讀經典的聲音是非常好的事情。實際上,聽到經典迴響的聲音非常好。或許你可能會問:「爲什麽你這樣說?」因為你們不僅僅是在心中默念經典,而且在誦讀經典。我猜想成千上萬的人,或者說三千人眾全都在讀誦經典,你知道的,一定會有某些人能聽到。如果有這麼多的人參與其中,就可能會有一些是我們看不到、感覺不到的。我想至少有一些人會受其影響。正因如此,才說這是一個好事情。

來自德國的 Ngawang Chokyi:

我深受經典迴響儀式的觸動,因為我們大家在同一時間里用三種不同語言在讀誦經典。尤其是華裔人士,他們非常鼓舞人心。他們有著讀誦經典的傳統,而我們西方人則沒有。我不完全理解其中的福德、範圍,或益處,我對此一無所知,但是有這樣一個儀式,使我們意識到了讀誦佛陀教言的重要性。而且,我發現能夠和這麼多人一起在同一時間讀誦整部經典非常感人。我真切地感到十分興奮,同時也感覺自己十分渺小。

我十分幸運能親自參與兩次的經典迴響,內心既感動又興奮,因為它們是在菩提伽耶和藍毘尼舉辦的,而且宗薩欽哲仁波切和薩迦法王都現身領誦。同時,我對於法王的支持深受感動。他鼓勵僧人們成為譯者,並且鼓勵人們多多支持并信任這個計劃,我希望他這番話有助於該計劃繁榮昌盛。

您對84000將佛典翻譯成英文的百年大計有何看法?

來自烏克蘭的 Oksana Matviichuk:

這項翻譯《甘珠爾》和《丹珠爾》的大計劃真地令人十分驚訝。佛陀的教導一定要弘揚,也一定要從只有少數人知曉的藏文轉換成其他語言,必定是某些國際通用的語言;我不了解究竟這個世界上有多少人會講英語。我猜想,如果提到那些想要說英文的人,或許大約有30%,或許50%吧。因此,英文可以算是一種國際語言,這非常了不起。我個人認為,首先翻譯那些有關禪修的文本,從某種意義上講非常重要。但是,人各不同,或許也有其他需求。有些人傾向于學者型,而有些人則更趨於禪修型。所以,兩者都應涉及。如果是禪修型,那麼至少可以得到一些解釋。若只用藏文來表達,并沒有真正的理解,只不過知道它的意思罷了。但是,對于經典來說,人們一定要有好的翻譯,要瞭解經文中的所有細節,佛陀在經文中解釋了所有的細節,這些詳情一定得在文本中,且必須要被正確地翻譯出來。所以,這是一個偉大的計劃。我祝願一切順利,希望你們能夠盡可能快地完成并利益無量眾生。

來自德國的 Ngawang Chokyi:

我從網上看到有關84000和整個翻譯計劃的內容,那時因為早已有所了解而印象深刻。作為一個初學佛法的人,我一直想說,我們僅僅從老師那裡吸收佛陀的教言,而為師者或許可信,或許不可信;而我們作為來自西方的學生,卻無法直接領悟佛陀的言教。我們的資源實在有限。所以,首先我被這整個計劃、被其理念極其背後的工作所感動;不僅僅是將佛陀的言教翻譯成英文,而且還對公眾免費開放。我一直希望能從84000接觸到這些經文,這也正是其聞名遐邇的原因所在,人人都可接觸84000網站上的閱覽室,且都能閱覽佛陀的言教,瞭解佛陀真正教導了些什麽。

 
 

Start Slide Show with PicLens Lite PicLen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物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