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我們的讀誦成為眾生成佛之因

特約作者:Grace.ZYK


願我們今日的讀誦成為未來眾生成佛之因:
2014年菩提樹下經典迴響有感

「相對而言,佛陀以他的身、語、意、功德及事業利益眾生。在這五種利生方式當中,很顯然地,他的語——即佛陀的教言,是最具體、最可行和最可信的。以此緣故,能夠聆聽、吟誦、流傳法音;持有、抄寫、讀誦、分享佛陀的教言,甚至於擁有它,都被認為具有無量無邊的利益。」
——宗薩欽哲仁波切

Photo 27-10-13 7 37 58 pm

宗薩欽哲仁波切引領2014年菩提樹下的經典迴響。攝影:帕武

在我心中,釋迦牟尼佛證悟成佛之地——印度菩提迦耶,是這世間最最神聖的地方之一,自2012年第一次尋訪之後,它便成為我魂牽夢繞的地方。今年十月,在上師的加持下,我終於因緣具足,得以參加在菩提迦耶大覺寺菩提樹下舉行的2014年度宗薩祈願法會(Dzongsar Monlam)。

而令我此行格外殊勝的是,10月27日,我有幸參加了【八萬四千•佛典傳譯】組織的在金剛座菩提樹下的經典迴響活動。今年,我們讀誦的是84000剛翻譯出版的《方廣大莊嚴經》 。這次採取的讀誦方式是與會僧眾每人分讀整部經的一章或一小部分,這樣,大家一起在一小時內齊心協力完成了這部長達361頁(英文版)的佛經讀誦。84000在現場為大家準備了印製精美的《方廣大莊嚴經》中英文版分章小冊,供參與者自選。

我選擇了英文版。去菩提迦耶前,我免費下載了84000出版的《方廣大莊嚴經》的英文版——The Play In Full。可能由於個人的障礙,出生成長在中國以中文為母語的我,閱讀傳統中文版《方廣大莊嚴經》竟然無法相應。可84000翻譯出版的英文版卻出乎意料地讓我感動,讀得欲罷不能。真的特別感謝 The Play In Full的英文譯者,是他們準確、生動、深入淺出的翻譯,使像我這種英文辭彙量不多的非英語國家普通讀者也愛上閱讀英文佛經,得以正確學習佛陀的教言。我甚至決定將 The Play In Full 作為7歲女兒將來的英文讀物,讓她自幼通過閱讀這些栩栩如生的故事瞭解佛陀的生平。也非常感謝84000,正是因為他們在成立之初就堅定且富於遠見地以「我們力求翻譯文本能做到雅俗共賞,既滿足學者和修行者的專業研究需求,也讓普羅大眾能夠無障礙的閱讀理解。」作為其佛典翻譯的原則,才有了今天通俗易懂令人愛不釋手的英文版佛經。

分給我讀誦的是「第十九章 臨近覺醒之座 (Chapter 19 — Approaching the Seat of Awakening)」,由於比較長,加上我語速較慢,直到天黑,我才讀誦完畢。結束讀誦,夜幕之下,我圍著大覺寺慢慢繞行,柔和的黃色燈光讓菩提樹下的金剛法座顯得格外靜謐神聖。兩年前,當我第一次來到大覺寺,第一次繞行至菩提樹下,僅僅望著這一抔黃土之上的金剛座,眼淚就撲簌而下,久久不已,想想這是一件多麼偉大而不可思議的事啊,兩千五百年前,就是在這裏,在這個法座處,王子喬達摩.悉達多證悟成佛!

Vajra Seat

菩提樹下的金剛座,據說是賢劫千佛成道之處。攝影:梁宝兴

記得宗薩欽哲仁波切曾開示過,很久很久以前,在這裏有千萬個菩薩被一位兇狠的國王砍下頭顱。然而這些菩薩並沒有對國王心生惱恨或是憤怒,他們反而藉此修持慈悲、忍辱,和大愛。所有的菩薩更立意為廣大眾生發下宏願。據信其中一千位菩薩發願成為導師,另外數千位菩薩發願成為這一千位導師的弟子。還有一些菩薩則發願成為護法、祝願者,和僕從等等。正是這個原因,金剛座才會如此地殊勝。

而這一次,宗薩欽哲仁波切在祈願法會中給了我們極為珍貴罕見的關於「二諦」的開示,當聽仁波切說到:「一定是因為某種因緣,才讓我們願意放棄其他事,千山萬水地來到這裏……我相信2500年之後,會有某些墨西哥人在講述著當年他們的祖先是如何到達菩提迦耶如何學習佛法的故事……」(作者注:此為大意,並非宗薩欽哲仁波切開示的精確原文。)時,淚水模糊了我的雙眼。遙想當年,正是我們的祖先如玄奘等大師歷經千辛萬苦,到印度求法,並不遠萬里把佛經帶回中國翻譯保存,才使得佛法的基因一直流淌在我們中華民族子孫的血液裏。若不是往昔大師的遠見,將大量的佛經進行翻譯保存,今天的我們怎能如此輕易接觸獲取佛陀的教言。可正如84000執行長黃淨蕊在本次經典迴響開場時講的那樣:「然而我們這裏的所有人,無論是藏族人、不丹人、西方人、華人還是什麼人,出家人或是在家人,我們在讀誦的時候經常都不記得,之所以可以讀誦並看懂這些經文,全都是因為翻譯的緣故。要不是赤松德贊王、玄奘等人,在一千年前就了知翻譯的重要性,今天我們不可能在這裏舉辦祈願會,而佛陀珍貴的法教也早就失傳了。」是的,至少像我這般愚鈍的子孫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在中國,無論我是到寺廟裏、在素菜館還是其他某些地方,都可以輕易地免費結緣佛經,我們甚至有一種茶的名字叫做「鐵觀音」。可是,當我喝「鐵觀音」茶時,很少想到當初這款茶的命名人有多麼慈悲遠大的發心;當我漫不經心地翻閱佛經時,也早已忘記我現在能讀到的每一個字每一句佛經,都飽含著過往許許多多佛典譯師和佛典翻譯護持者前仆後繼的努力和畢生的心血。我早已習慣性地把這些來之不易的佛經,當成像日常生活中的乾淨空氣和水一樣,理所當然的存在。先知先覺的祖先早就預料到此了吧,唐代的義淨三藏法師在其著名的《西域取經詩》中已經道盡了一切:

晉宋齊梁唐代間,高僧求法離長安;
去人成百歸成十,後者安知前者難?
路遙碧天惟冷結,沙河遮日力疲殫;
後賢如未諳斯旨,往往將經容易看。

(本詩摘自《朝聖 到印度聖地做什麼》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 著 姚仁喜 譯 中國廣播電視出版社。)

 

可是,就像我們地球正在經歷的那樣,由於我們的不珍惜,乾淨的空氣和水正變得越來越稀缺,而如果我們不善加保護,對我們所有眾生來說,如乾淨的水與空氣一樣重要的佛經也終將消失殆盡,到那時,我們這些無明眾生該如何從無止盡的輪回流轉中解脫?!

而這次,親臨經典迴響的現場,聽2500年前佛陀的教言以中文、英文和藏文的音聲響徹金剛法座的上空,在被佛陀無量無邊的功德感動震撼的同時,也看到了未來佛法傳遍每個眾生的希望。因為84000所做和要做的,正是「為了讓更多世人能完整瞭解佛陀的智慧,以玄奘的精神,結合全球僧俗的力量,致力將佛陀的所有教法翻譯成現代語言,免費流通世間」。這是一項多麼智慧慈悲意義深遠的偉大事業啊,它必將澤被千秋萬代。

Bodhgaya Resounding 2014

來自世界各地的參加者以中文、英文和藏文讀誦經文。攝影:Andrea Bringmann

籠罩在落日的餘輝中,坐在佛陀證悟的菩提樹下,與尊貴的宗薩欽哲仁波切一起,讀誦講述佛陀生平的佛經,這一幕,我永生難忘!一定是因為某種宿緣和福德,我才會一次次從紛繁的塵世束縛中如越獄般排除萬難飛來菩提迦耶,才會一次次莫名感動落淚,才會在今生得遇珍貴佛法和珍寶上師。過去的我發過怎樣的願,結過怎樣的善緣,今生,才得以坐在參加經典迴響的僧眾之間啊。也許,過去的某一世,我是一隻如今年在菩提樹下跳來跳去的螞蚱一般的昆蟲,因為跳到菩提樹下聽聞到聖妙的誦經持咒聲才結緣了佛法吧,所以,今生,當我聽到84000執行長黃淨蕊結束開場演講時說:「但願我們今日的讀誦,能夠為我們和一切的眾生種下成佛之因」時,才會感動不已悄然落淚,心中虔誠祈願:願我們不斷臨近覺醒之座速證菩提,願我們今日的讀誦成為眾生未來成佛之因,願佛陀的教言永遠迴響直至所有眾生證悟成佛!

關於菩提迦耶經典迴響誦活動的更多資訊,請點擊這裡

Start Slide Show with PicLens Lite PicLen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物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