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迦法王引領經典迴響

「有人說就算只(向《甘珠爾》和《丹珠爾》)頂一個禮或供一盞燈,當然都可以積聚許多功德。但更重要的是,不僅只是要對其禮敬或供在佛堂裡;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研讀,透過研讀我們才能獲得加持。」-- 薩迦崔津法王

HHST NY 1

薩迦崔津法王閱覽84000新近完成的譯著。

2014年4月3日,薩迦崔津法王在紐約瓦爾登的大悲遍空寺(Tsechen Kunchab Ling)為期三天的《給忽必烈的法寶》教授結束後,引領在場約100餘人進行了一場經典迴響。這是第一次在紐約舉辦的經典迴響活動。

經典迴響源自於藏傳佛教寺院傳統的經典迴響令人讚歎。從傳統上講,經典迴響是由諸多僧人同時間大聲誦讀70,000頁的《甘珠爾》,將佛陀教法由文字轉變成音聲,結合修行者(指讀誦者和出資贊助者)的利他發心,在寺院中環繞,蕩氣迴腸響徹雲霄。

此次活動伊始,由大悲遍空寺的秋卓貢噶尼師(Chodrung Kunga)致歡迎與介紹辭。她將此次經典迴響獻給已故的琴恩•史密斯(Gene Smith)先生。 史密斯先生窮其畢生於藏文佛典的搜尋、收集與數位化,也造就現今84000得以進行藏文佛典英譯工作的基礎。秋卓尼師並說明了84000的創始由來,以及將佛陀教法翻譯成英文的重要性。

84000北美小組的組長Sarah Wilkinson也上前向與會大眾分享84000的願景,以及目前的進展與成果。

薩迦崔津法王解說佛陀教法的重要性,以及為何需要翻譯藏文大藏經。他強調閱讀與學習佛典對降服自心的重要性。法王並將經典迴響的功德迴向給84000•佛典傳譯的順利進行與圓滿成就。

他們致詞的內容如下:全部顯示 | 全部隱藏

秋卓貢噶尼師的致詞
ani 1

秋卓貢噶尼師的開場致詞。

法王從5年前第一次會議開始迄今,就一直是這個計劃早期和熱烈的支持者。法王和藏傳佛教四大派系的領袖均對此計劃給與讚許與加持。法王也支持薩迦傳承的主力翻譯人員參與這個重要的翻譯工作。

我們非常榮幸能在此殊勝的聚會上進行經典迴響。身為法王翻譯人員之一的本寺住持格桑堅贊堪布(Khenpo Kalsang Gyaltsen),也在此計劃中翻譯不少佛經,包括你們今天也將誦讀的經典。格桑堪布亦曾於4年前在薩迦彭措寺主持了84000的第二場工作委員會的會議。

我們將今天的經典迴響獻給偉大的西方佛教學者與菩薩琴恩•史密斯(Gene Smith)。他窮其畢生之力四處找尋、收集所有可能存在的藏文佛典,並進行研究、分類與數位化。從1960年代開始,他孜孜不倦了半個世紀,忠誠地執行他的上師德松仁波切(Dezhung Rinpoche)給他的指示:尋找並保存藏文佛典。在那個世局動蕩的年代,西藏千年的珍貴傳承受到破壞而零散。他一部一部佛典去搜尋、找獲、修復,並在日後數為化,公佈在網上。沒有他睿智、慈悲的努力,大部分的這些翻譯計劃是不可能實行的。

84000•佛典傳譯致力於將整部《藏文大藏經》翻譯成現代語言,首先由英文開始;並將這些翻譯的成果,透過互聯網或將來還未發明出來的平台,免費分享。

這是一個非常巨大,也極其重要的計劃。這是一個龐大的計劃,因為就像它的名字84000的意涵,佛陀講述了84,000法門。這84000部法教就是我們所稱的《甘珠爾》,共有七萬頁。這就等同一整個書架上擺滿了佛陀講授過的法教。《藏文大藏經》另外還包含我們稱之為《丹珠爾》的部分,這是16萬頁包含如龍樹、月稱等這些偉大的印度大師對佛經做的論述。《甘珠爾》與《丹珠爾》合併共有23萬頁,可以裝滿好幾個大書架。你可以看到在我們的佛殿上,那些紅色和金黃色的書冊,就是《甘珠爾》與《丹珠爾》,它們包含了佛陀的法教。

我們每天做大禮拜時都向它們頂禮。但要在這個使用英語流通的地方讓佛典融入研讀學習中,我們必須將它們翻譯成英文。

84000預估需要數代翻譯人員約100年的時間才能將《甘珠爾》與《丹珠爾》全數翻譯成英文。但這並非不可能的任務。西藏人當初就花了好幾百年從梵文翻譯成藏文。中國人也花了差不多一樣的時間完成翻譯。蒙古、韓國和其他在乎佛法的人類文明社會都翻譯過整部大藏經。這次84000預估只需要花費100年,時間上大為縮短。這是由於科技的進步,我們不再需要磨墨、造紙或走路到印度去取經。

所以我們可以在我們的時代,以我們的語言,再一次執行這個偉大的歷史性計劃,再一次翻譯所有佛陀的教法。我們在座的每一位都有很好的福報,可以在這個活動的初期就有機會參與。祝愿我們可以一次又一次地在我們的來世得以參與這個計劃,因為這個計劃需要我們好幾世才能完成。

如我所說,將《甘珠爾》與《丹珠爾》翻譯成英文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因此法王和所有藏傳佛教的領袖都為此計劃給予加持。

充滿智慧與慈悲的大德們,知道這個翻譯計劃的重要性。原因之一是:如果想要能夠研讀佛陀完整的法教,我們就必須將正統的佛法傳承完完整整地翻譯並植入新的文化和語言。直到佛陀的教法被翻譯之前,我們無法閱讀;無法閱讀,我們就無法妥當地學習;無法學習,就不會有正確的禪修;無法禪修,就無法證悟。

另一個解釋翻譯整部《甘珠爾》與《丹珠爾》為何重要的原因是:佛陀的教法和印度大師的論述是我們在離苦得樂的成佛之道上,正確且可靠的地圖和記錄。

佛經真的像純金般珍貴,但目前只有9%的《甘珠爾》與《丹珠爾》已翻成英文,這只是整座金礦裡的一小塊。在今時今日,市面上充斥著如瀑流一樣的各種關於佛教的書籍、博客、推特等等。任何人只要有一點意見和一台電腦,包括我自己,都會寫東寫西。這些時尚的書籍有著黃色的封面,有時還燙了金。但這些都不是真金,不像佛陀的教法。我們有這麼多英文的佛教書籍,但只有這麼少的英文佛經;這麼多關於佛教新的看法,但這麼少關於偉大印度大師論述的研究。在我們將《甘珠爾》與《丹珠爾》和步上成佛之道的地圖指南全數翻譯成英文前,西方的佛法都將輕易地迷失在一些看似黃金但一點都不真實的的歧路上。

要將《甘珠爾》與《丹珠爾》翻譯成現代語言的第三個原因是:精通《甘珠爾》與《丹珠爾》的偉大藏文學者都已日漸年邁,許多都已老到無法再繼續給予教授。此外,藏文優異堪任翻譯的喇嘛人數急劇下滑。因此翻譯的工作必須立即展開並快速地持續,我們才得以搶在這些專家學者還能教導我們的時候,將珍貴的佛陀教法依照《甘珠爾》與《丹珠爾》忠實的記錄方式繼續以現代的語言保留下去。

於是5年前,84000誕生了。一個國際的非營利組織就此成立,來開展藏文《甘珠爾》與《丹珠爾》的翻譯。在宗薩欽哲仁波切和領導下,此計劃穩健運行。經過一年辛勤努力地進行奠基工作後,開始發放翻譯資金給具格的翻譯團隊展開《甘珠爾》的翻譯。

目前有超過100位在各處大專學院和寺廟的翻譯人員在其資助下進行翻譯。已有一部分的《甘珠爾》目前正在翻譯中。首批翻譯成果在經過仔細的審核和確認後,已在84000網站上的線上閱覽室公佈。這些譯著免費與全世界分享。今天你們都會收到一份。我建議你們瀏覽84000網站,閱讀、下載並分享這些佛經。他們也將存於新的薩迦孔恰林寺圖書館。請告訴你的朋友們,向他們分享這個金礦。

Sarah Wilkinson的致詞
sarah 1 vertical

Sarah 向在場的朋友們分享84000的成果報告。

我是Sarah Wilkinson,也是84000北美義工小組的組長。秋卓貢噶尼師剛才很完整地介紹了這個計劃及其緣起。我將在此非常簡短地做個簡報,也許有一些會重複。你們許多人以前或許也聽過這個計劃。

如同秋卓貢噶尼師剛才解釋,這個計劃的目的是要將藏文《甘珠爾》與《丹珠爾》翻譯成英文以及其他的現代語言。當然這是龐大的工程,包含翻譯23萬頁以古典藏文撰寫的《甘珠爾》與《丹珠爾》。這種古典藏文目前面臨存亡的威脅。只有少數目前在世的喇嘛、學者和翻譯人員有受過足夠的訓練和教育,可以理解這些以古藏文記錄的佛陀與他弟子們甚深且豐富的法教。

我們的首期目標是七萬頁《甘珠爾》與相關《丹珠爾》的翻譯,所包含佛陀教法有1,100餘部。此外我們還很努力地為佛典的持續翻譯、出版和推廣進行基礎建設,並為培育與支持未來的翻譯人員而建立架構。

如同秋卓貢噶尼師剛才所說,我們非常幸運地從一開始就得到法王的支持,他率先給與我們加持並提供支援。法王所帶領的薩迦班智達翻譯小組是引領84000邁向成功的重要元素。

目前,我們全球有28個團隊共153位翻譯人員。七萬頁的《甘珠爾》里有一萬六千頁已翻譯完成或正在翻譯中,約為《甘珠爾》的22%。在已經發布的17部佛典當中,有8部是由薩迦班智達翻譯小組完成的。我們的閱覽室有超過200萬點擊率,六萬八千部佛典從我們的線上閱覽室被下載。我們的讀者來自超過100個國家。

雖然這些都是好消息,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目前我們的翻譯量遠超過已獲贊助的部分。我希望你們可以分享並鼓勵大家贊助一部、一頁或一個字的翻譯。

今天我們將誦讀84000委託薩迦班智達翻譯小組翻譯成英文的佛典。特別要指出的是,我們今天要誦讀的8部佛典當中,有新近完成的《虛空藏經》--這次將是第一次以英文進行讀誦。

如秋卓貢噶尼師所說,今天法王將帶領我們以傳統的經典迴響方式誦讀這些新近翻譯完成的佛典。我於此代表84000,感謝大家,感謝法王以這麼多方式,給與84000無比的支持;特別是帶領今天的經典迴響。

祝愿佛陀法教興旺,並為眾人聽聞!

薩迦崔津法王的致詞
hhst 2 horizontal

薩迦崔津法王強調研習佛陀教法的重要性。

尊敬的僧團和金剛兄弟和姐妹們,首先我想歡迎大家參加經典迴響的活動。我本人對於能夠參加這次的經典迴響感到非常高興,因為就算只是聽聞或念誦佛陀法語當中的一字,都會帶來許多功德。

如我們所知,佛陀教法是所有利樂之源。佛陀為了利益眾生而升起證悟之心,並同時累積功德和智慧資糧,最終獲得全然的證悟。佛陀證悟後成就了許多身與心的偉大事業,但他最重要的事業就是轉動法輪,給與佛法的教授。

他將他所領悟的、所證到的智慧教導給眾生。他所得到的,我們修持。透過這些,我們超越輪迴的痛苦,得到解脫與證悟。所以最重要的是佛陀的語事業。

這些教法原本在印度是梵文和巴利文。後來,借助西藏法王的護持,以及印度大師的加持,加上西藏譯師的努力,翻譯了這麼多教法。藏文〈甘珠爾》和《丹珠爾》或許是最完整的,因為它包含了聲聞乘、大乘和金剛乘的法教。現在,與全世界分享這些瑰寶的方式就是透過翻譯。

我很滿意這個計劃的進展。我一位偉大上師的轉世,蔣揚欽哲確吉洛珠的轉世,發起了這個計劃。現今的宗薩欽哲仁波切是第三世。第一世的宗薩蔣揚欽哲旺波是一位偉大的大師。雖然在西藏這麼多的傳承中,有無可數計的大師以其智慧與事業利益眾生,但他們大多數都在他們自己的領域:薩迦大師在他們的傳承,其他的在各自的傳承;他們在各自的領域有著豐富的智慧與事業。但有極少數的大師肩負起全部的佛教傳承,宗薩蔣揚欽哲旺波就是其中一位撐起整個藏傳佛教,不僅只是一個傳承,而是所有的傳承。他從不同的來源接受不同的教授,經歷諸多艱辛與困難。他不僅接受這些教法,還研究修持,並集結成書,如密續總集、儀軌總集、竅決總集,和許多的伏藏。我們不需要去別的地方,可以方便的接受所有教法。他真的就是"第二尊佛"。我稱呼他為宇宙間出現的第二尊佛。

然後第二世的宗薩蔣揚欽哲旺波,就是蔣揚欽哲確吉洛珠。我自己非常幸運,得以親自拜見他。第一次在拉薩,之後他造訪薩迦。我從他身上領受了許許多多的法教。他當然和宗薩蔣揚欽哲旺波一樣,也是執行相同的事業和法教。

如今這一世的宗薩欽哲仁波切,是第三世。自小他就有非常獨特的特質。雖然他年紀尚輕,竟成就了這麼多。在這一世,他領受了這麼多法教,成就了那麼多較年長的喇嘛無法達成的事業。如今他承擔了84000這個非常重要的計劃。

我說過,沒有佛典,就無法學習;沒有學習,就無法思維;沒有思維,就無法禪修;沒有禪修,就無法進步。所以這是非常重要的。

英文是當世最重要的語言之一,所以將全部84,000種法教翻譯成英文是非常偉大的計劃。對此我全心支持並隨喜。

每一座藏傳佛教的寺廟裡,都有《甘珠爾》即佛陀法教的總集,和《丹珠爾》即印度大師對《甘珠爾》論述的總集。就像我們這邊這樣,放在佛殿裡,對這它們頂禮和供養。

有人說就算只(向《甘珠爾》和《丹珠爾》)頂一個禮或供一盞燈,當然都可以積聚許多功德。但更重要的是,不僅只是要對其禮敬或供在佛堂裡;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研讀,透過研讀我們才能獲得加持。我們必須尊敬,我們必須頂禮。但不只是頂禮,我們必須研讀,我們必須將它們從架子上拿下來,我們必須把它們當成課本一樣,打開、研讀、學習和使用它們。如此你們才能得到真正的加持。不只是出眾,即便是在家眾也需要研讀。我們不該只是盲從於傳統,做法事、崇拜、頂禮、供養、轉經道。當然這些都很有功德,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獲得知識。

佛陀的教法不只在於寺廟、佛像或供養物,而在於每個人的心和如何去修心。如果我們的心變得更祥和、更降服,而我們更能掌控,而不被我們的情緒煩惱控制,那我們就在進步,我們就在發揚佛法,佛法上就有進步。否則雖然很多人修很多法,但佛法上卻沒有進步。佛法上的進步指的是我們個人必須在佛法的修持上進步。要做到這點,我們需要佛典。所以這個計劃非常非常重要。當然這是個龐大的計劃,但這是個絕對必要的計劃。我們希望這個計劃可以得到全面的成功。我確信有佛、法、僧偉大的加持,它會是巨大的成功。

所以今天,我們將誦讀佛典。這是極大的善因。而且我覺得這麼做,也可以掃除障礙,讓84000能穩健和成功地前進。所以誦讀佛典的功德將全部迴向給這個計劃,讓它可以得到全面的成功;並且迴向所有直接參與84000的領袖、董事和與事人員都得以圓滿所願。

Start Slide Show with PicLens Lite PicLen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活動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