譯者特寫:茱莉亞•史丹佐

在今年藏歷新年的第一天,【八萬四千•佛典傳譯】在線上閱覽室發布了 《虛空藏經》英文譯本。隨著這個譯本的問世,我們邀請了這部經典的兩位譯者分享他們翻譯佛經的過程。

請觀賞介紹茱莉亞•史丹佐(Julia Stenzel)的視頻,並閱覽她的同事克里斯汀•伯奈特(Christian Bernert)的感言

請於84000 Youtube Vimeo 頻道觀賞更多視頻。

全部顯示 | 全部隱藏

請您總結一下《虛空藏經》的內容。

《虛空藏經》是以虛空藏菩薩為名的經典,藏文名為「南開寧波(Namkhai Nyingpo)」,意思是虛空或虛空的本質。但我們選擇保留它的梵文而不翻譯成英文。此經的背景是釋迦牟尼佛住在佉盧底翅山(有些人認為是菩提迦耶的巴拉巴爾山),與無量大比丘及諸菩薩摩訶薩俱會一處時,虛空藏菩薩前來謁佛。他並不是以普通人的方式到達現場。而是在一開始時,從他頂戴的一顆寶珠發出明亮的光芒,此光先將整個世界轉化為淨土,然後虛空藏菩薩才出現。於是彌勒菩薩請問佛陀:“這位菩薩虛空藏菩薩為何人?”

佛陀的答問成為本經的主要內容。佛陀於是解說虛空藏菩薩的功德與力量,最特別的是他幫助修行者淨化惡行與惡業的力量。佛陀還解釋了修行者應該如何向虛空藏菩薩祈求,如何供養和持誦咒語以淨除罪業。還有一個有趣的細節,就是淨化的過程實際上是在夢裡完成。因此我們必須祈請虛空藏菩薩入夢,在夢中發露懺悔,虛空藏菩薩將會在夢中淨化我們的惡行惡業。

《虛空藏經》的主題為何?

本經當中一個顯著的主題是大乘戒律。事實上很多人是從寂天菩薩所寫的《入菩薩行論》以及其他論著中知道這部經典的存在。在《入菩薩行論》當中,寂天菩薩鼓勵修菩薩道的行者去修學《虛空藏經》,以了解菩薩道的學處。此外,薩迦班智達和蔣貢康楚仁波切等西藏大師,也提到以《虛空藏經》作為參考的經典。還有一個有趣的地方是,此經針對過失進行討論。佛陀在經中解釋了修行者的23種過失,並將這23種罪業分成國王、大臣、阿羅漢和初發心菩薩的罪業。

在藏文,這些錯誤的行為被稱為「吞瓦(tungwa)」,字面意思是墮落。這裡指的是從覺悟之道墮落到惡趣之中,這意味著我們將失去幸福,並且不可能在修行上獲得進步。

那麼這些罪業是什麼?其實在譯本中,我們將之翻譯成「破犯(transgressions)」,其中有些是我們料想得到的罪行,像是殺生和偷竊。但菩薩的破犯之處包括對尚未準備好聽聞空性的人傳授空性,試圖說服他人大乘非正道,或者試圖阻止別人受別解脫戒。因此當我們在閱讀此經時,有意思的是這些罪業都不是以抽象的方法呈現,而是由佛陀敘述一段故事而帶出。例如僧人在某種情況下教導空性。所以我們會讀到關於每一種過失的一段故事。

請跟我們分享您翻譯的過程。

我們在加德滿都的國際佛學院翻譯了《虛空藏經》。這個佛學院是薩迦派大師堪千阿貝仁波切所設立,目前是由堪布阿旺佐敦指導。這所佛學院的一項特點是,它根據班智達譯師的模式訓練翻譯人才,班智達譯師起源於當年將許多梵文佛經翻譯成藏文的時代。我們一方面有在佛學院研究十年以上的藏族學者,還有佛教哲學專家以及「洛札瓦(lotsawa)」也就是西方譯者,也可以說是有學術背景的修行人;然後大家共同合作,組成班智達與譯師結合的團隊進行翻譯。這樣說有點自不量力,因為我們都是初學者。但無論如何,這是我們的理想。

以翻譯《虛空藏經》來說,我們是一個四人團隊。兩位藏族學者--阿旺丹增和強巴丹增;和兩位西方譯者--克里斯汀•伯奈特和我本身。我們先將經文平分,一半由阿旺丹增和克里斯汀負責翻譯,另一半則由強巴丹增和我負責。然後我們互相交換,修正另一組的譯作。雖然很花時間,但它是必要的過程。對於困難的段落,我們會向堪布阿旺佐敦請教,他對澄清困難的段落是有很大的幫助。

我們並不需要梵文專家,因為這部經典沒有現存的梵文版本。而中文版又截然不同,因此我們無法真正做到比較研究。翻譯完成之後,我們當然進行了校對和編輯。阿尼貢噶雀尊(Ani Kunga Chodron)、潘蜜拉•懷特(Pamela White),以及維維安•帕加努滋(Vivian Paganuzzi),都大力促成了這項成果。我們將翻譯作品提交給84000,然後得到來自84000編輯者的意見和指正,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然後我們根據建議再修改,提交最終結果。正如我所說的,這一切的過程很漫長,但它給了我們信心,讓我們知道翻譯的結果是能被大家接受的。

請問您為什麼要投入翻譯工作?

我21歲時来到法國的一間佛寺,向已圓寂的大手印大師喇嘛根敦仁波切學習佛法與禪修。當時要加入他3年閉關的條件是學習藏文,所以我就自學了藏文。在閉關期間我們會持誦好幾個小時的藏文經典。我當然很好奇想知道我在讀誦的內容。我們的老師喇嘛根敦當時說,現在你們用藏文修法,但在将來,人們會明白經典的內涵。你将會翻譯經典,然後有一天,會用自己的語言修持佛法。

當我來到國際佛學院翻譯佛經,遇到了薩迦佛學院的校長薩迦法王前來巡視。他的建議減輕了我們肩上的壓力,因為他說:「不要擔心你的翻譯是否完美,當然不會完美。在開始的時候,譯者會犯錯誤,但在未來其他譯者可以根據這些作品加以改善。」所以我們用這樣的態度,開始進行《虛空藏經》以及84000其他经典的翻譯。

以我個人而言,我不得不說這是非常有意義的工作,因為它讓我深入省思佛經的內涵,從而學習到了很多佛法。我們也和經驗豐富的譯者,像湯姆•提爾曼斯(Tom Tillemans),約翰•康堤(John Canti),和蓋文•基爾第(Gavin Kilty)互相交流。他們的註釋、諮詢與指正,給予我們極大的幫助。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值得的經驗。因此我非常感謝84000的存在,也感謝所有這項計劃的支持者和捐助者。謝謝。

請點擊此處,以閱讀同一個翻譯團隊裡的譯者克里斯汀•伯奈特(Christian Bernert)的感言。

請點擊此處,閱覽《虛空藏經》。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物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