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家DALeast談佛經插畫

藝術家DALeast為宗薩欽哲仁波切所著的《維摩詰所說經》釋論 繪製插畫。採訪中,我們了解他為何鍾情於街頭藝術,為何不太喜歡「街頭藝術」這個詞,以及這種特殊的藝術形式是如何適用於佛教的無執修行。談到書中插畫乍看之下不像是同一個人的創作,DALeast分享了他這次的插畫創作是如何的挑戰他走出舒適區,並解釋為何這創作本身就是一個教法。

84000:請簡單介紹一下您自己。

DALeast:我出生在中國,兩、三歲時就開始畫畫。從那以後,我大概開始感覺到這應該成為我生命的一部分,這是我喜歡做的事,所以成長過程中一直都在畫畫,這成了一種習慣。我學習過各種視覺媒介——中國傳統媒介與西方媒介,也研習雕塑和美術。但直到現在,我仍然在尋找更有趣的自我表達方式。

84000:有人形容您是這個時代最偉大的街頭藝術家之一。對此您有什麼看法?也請您解釋一下街頭藝術家的定義。

DALeast:我不確定我是否如您所說,是最偉大的街頭藝術家之一,但我覺得過去六七年我確實做了很多創作。我感覺街頭藝術已經成為人們談論的潮流或是運動。但就我個人而言,我從不想給自己貼一個「街頭藝術家」的標籤。因為對我來說,街頭就是個地點而已,是我陳列創作、表達自我的場所。當別人問我:「作一個街頭藝術家是什麼感受?」我總是說:「噢,那如果我在家作畫呢?你會叫我家庭藝術家嗎?」所以我會說,對我而言,「街頭」可能更像是個工作室吧。

我願意去嘗試使用各種視覺媒介,以不同方式表達自我。但就目前而言,我把大量時間花在公共空間,是因為那裡有很多人,所以能得到更多互動,有更多觀眾在觀看我想表達的東西。這真的很有趣,因為在街頭,也要面對各種不確定性,你不知道你的創作是否能完成,因為那麼多事情的發生都不在你的掌控之中,存在如此多的未知,這是很有趣的創作方式。

而且對我而言,我覺得「街頭」即意味著空間。我們現在有兩種街頭——不妨說街頭就是公共空間吧。一種公共空間是實體的公共空間,就在門外,就在那裡;另一種公共空間就是網絡。看這兩個空間如何承載你的創作,真是很有趣。這是我的興趣所在。例如,當人們看到實體街道上的創作,他們拍下照片,發在社交媒體上——那是另一條街,另一個公共空間。這兩者共同創造了一種新現象,我想人們把它叫做所謂的「街頭藝術」。但對我來說,它就是一個可以讓我花很長時間度過的地方。

84000:街頭藝術指的是你確實在公共場所,例如建築物外觀面上畫畫,還是指你在公共空間裡的人群面前作畫?

DALeast:兩者都有。是的,這其實包含的是一個過程。你在公共空間作畫,誰會路過,你不會知道;將發生什麼,你也不會知道。你完成創作後,必須真正地把它放下,因為你可能再也見不到它了。你在這棟巨大建築的表面耗費了那麼多精力和時間後,卻可能再也見不到它了。事實上,我的大多數創作,我自己都沒再見過它們。所以這是修行「放下」的一種很好的方法,雖然有時我仍會覺得這不太容易。

84000:宗薩欽哲仁波切委託您為他最近的《維摩詰所說經》釋論創作插圖,您能說一下其中緣由嗎?

DALeast:我發現仁波切對於了解新資訊、新藝術形式和新生代的努力是非常超前的。新生代們在想什麼、做什麼,他都了解。我記得仁波切說,他在認識我之前,就已經知道什麼是公共藝術、壁畫、街頭藝術,以及這種新興的藝術形式。

所以我猜,對仁波切而言,讓一個在公共空間創作的藝術家把作品轉型到一本書裡,是件更加有趣的事。因為在我看來,書籍也是一種形式的街道。當你翻動書頁,就好比我們走在街上,看到各種訊息。訊息以這種方式(作打開書本翻動書頁的手勢),通過書本被你吸收。

我想,仁波切……(微笑)我不知道他為何叫我畫?我真不知道。仁波切有很多了不起的朋友和弟子,同時也是令人讚歎的藝術家,他們能創作出比我更好的作品。但也許因為……我不知道為何就這樣發生了。 (笑)仁波切非常親切,他給我很多空間,讓我按自己的想法去做。

我感覺這對我而言,就像是一個聞思教法的學習過程。這部教法非常啟迪人心。是的,我確實深受啟發。我不知道我是否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但就我個人而言,我感受更深的是它打破了我的慣常模式——因為我其實有明顯特定的風格。但為這本書創作時,我感到我不該固持這種特色,因為那是對我自己的限制。我可能會有「我想要大家認出是我」這類的想法。我覺得,仁波切也許想讓我去學習這點,去打破界限。所以我嘗試使用不同的方式去作畫。於是這些插畫不知怎地就看起來頗為隨意,我知道,都不像是同一個人畫的。 (笑)這是我對自己作品的真實感受,我想是有趣的。但我希望我的畫不會干擾讀者吸收教法,這是我的一個希望! (笑)

84000:您的《維摩詰經》插畫是否得到過回饋呢?

DALeast:是的,我感覺教法本身,我從教法中得到的訊息,真的就像是抽走腳下的地毯,如仁波切常說的 「打破你的依附(參考點)」。所以我試著追隨這教義。我並沒聽到很多人對插畫的想法。我不知道,這很難說。我沒聽過太多評論,但我希望大家喜歡。

84000:您對未來有什麼計劃?

DALeast:我還想嘗試更多不同的東西、不同種類的媒介、不同的藝術形式。同時,我也希望能聽聞仁波切的更多開示,這對我來說,無論是作為一個人、一個藝術家,還是一名弟子,都讓我深受啟發。這真的非常珍貴,我衷心感恩從這個項目中得到的學習機會。我希望能從仁波切那裡學到更多。這是我未來真正希望去做的事。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物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