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譯者訪談

央堅卓嘎雜度桑在國際佛教學院(IBA)完成為期兩年的翻譯課程後,開始為84000進行翻譯的工作,現在已完成學習課程,並發願將所有的經典翻譯成英文,讓所有不論會或不會說藏文的人都可以閱讀佛陀的言教。她分享了在84000第一次成功翻譯佛典的經驗。

84000:是什麼啟發了您,讓您決定參與經典翻譯?

央堅卓嘎扎度桑:我想了解佛陀親口宣說的話,而不僅只是閱讀關於他人的評論。我想聆聽佛陀實際上說過的話。這就是主要的原因。

84000:您是如何加入84000?

央堅卓嘎:我在IBA 國際佛教學院完成兩年的翻譯課程後,參加了84000計劃。當時IBA的院長堪布久登(Khenpo Jorden)認為,參加【84000•佛典傳譯】對所有學生來說,都會是一件好事。於是他將我們分成小組,並給予不同的經典進行翻譯,每一小组由一位出家眾和一位在家眾所組成。

84000:您翻譯了哪些經典?

央堅卓嘎: 堪布分配經典時,他幫我選了《佛說老女人經》。因為我又老又是一個女人,我覺得他像是在開我玩笑,但當然不是這樣。我當時沒有意識到,其實沒有幾位女性在從事翻譯工作,特別是藏族女性。我也許是唯一的一個,所以我覺得很幸運。完成翻譯之後,更是感到非常的慶幸。覺得這會是我一輩子的工作,對我來說它比任何其他事情都更重要。

這是關於一位非常貧窮的老婦人,當她正在毘耶離城割草時遇見佛陀。她向佛陀提出了一些非常深刻的問題,並且得到了答覆。這樣一位窮困的老太太居然能夠提出如此的問題,多麼令人驚訝!長話短說,幾年之後,我跟隨薩迦法王和他的家人一起朝聖,途經毘耶離城,當時我只是到處走走,突然看到一位滿頭白髮、穿著白色紗麗的老婦人正在割草!剎那間我翻譯過的經典全部從腦海湧出,我想著:「這是多麼地吉祥啊!居然有一位老婦人在毘耶離城割草!」你知道這是多麼地巧合。所以我覺得很開心,有這樣吉祥的緣起,我感受到很大的加持。

84000:在翻譯中,您遇到過什麼挑戰?又是如何面對呢?

央堅卓嘎: 我們面臨很多挑戰,因為我們是一群新的翻譯工作者,必須很謹慎,不能翻譯得太鬆散;而且正如我所說,我們是初學者,所以必須加倍努力。在完成初稿後交給編輯,通常編輯送回的稿件,都會看到劃滿了許多批註的紅點。我們就一再地修訂,直到最後確定無誤,編輯們才會接受我們的翻譯。所以即使我翻譯的這部經典很短,仍然是很困難的。

84000:可以描述一下您和出家學者一起翻譯的過程嗎?

央堅卓嘎: 首先,我們先讀經典並進行初譯,然後再進行修改。接著我們還是反覆修改,直到我們認為可以了才發送出去。可是仍然不夠好!譯稿被送回來時總是佈滿紅色標記,我們必須一再地按照編輯建議修改,使我們的翻譯更加精準。

84000:您在翻譯完成之後,有什麼感想?

央堅卓嘎: 我覺得很棒!我是藏族人,但我的藏文不夠好,無法輕鬆地閱讀經典,而我的英語相較之下要好得多。所以特別是對於新一代藏文不太好的藏人來說,將佛典翻譯成英文是一件非常好的事。

84000:請問您對經典譯作的期望?

央堅卓嘎:希望所有年輕的藏人都能對這些經典產生興趣並且能夠深入閱讀,因此應該鼓勵他們學習佛法。就像我之前提到的,這些是佛陀親口宣說的話,不是普通人寫的釋論。他們必須先去閱讀經典,引發出興趣之後,就可以繼續閱讀一些釋論。但經典本身已經很淺顯易懂,釋論則複雜得多,所以這是啟發他們讀佛陀言教的好方法。


央堅卓嘎雜度桑簡介
央堅卓嘎雜度桑(Yangchen Dolkar Tsatultsang),或稱央卓,1951鐵兔年出生於印度卡林邦。央卓自小就讀於天主教寄宿學校,後因成績優異而得以前往英國就讀大學。後來,央卓回到喜馬拉雅山區,致力於佛學研究與翻譯。她在加德滿都的自生智佛學院(Rangjung Yeshe Institute)研習佛教哲學數年,也完成了IBA國際佛學院的兩年翻譯課程,並且在堪布拿旺久登(Khenpo Ngawang Jorden)的引導之下,和IBA的翻譯團隊成員合作進行佛典翻譯。

Start Slide Show with PicLens Lite PicLen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人物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Comments are closed.